百度粉丝网

中行一支行长外逃22年终落网 落网后他请求办案人员给自己502胶水粘牙套

近日有关于中行一支行长外逃22年终落网 落网后他请求办案人员给自己502胶水粘牙套的问题受到了很多网友们的关注,大多数网友都想要知道中行一支行长外逃22年终落网 落网后他请求办案人员给自己502胶水粘牙套的具体情况,那么关于到中行一支行长外逃22年终落网 落网后他请求办案人员给自己502胶水粘牙套的相关信息,小编也是在网上进行了一系列的信息,那么接下来就由小编来给大家分享下小编所收集到与中行一支行长外逃22年终落网 落网后他请求办案人员给自己502胶水粘牙套相关的信息吧(以下内容来自于网络非小编所写,如有侵权请与站长联系删除)

22年前,他曾经是意气风发的银行行长,22年后,他沦为外逃人员。

逃亡的22年里,他藏身寺庙卖腌菜为生。落网后,他请求办案人员给自己502胶水粘牙套。

“在异国他乡饱受孤独,很无助也很无奈。那种恐惧、煎熬、折磨的岁月,是没有办法说出来的。有苦无处说,有家不能回……”

近日,云南卫视播出专题片《“天网”下终结的漫漫逃亡路》,出逃22年的中国银行昆明分行官渡支行原行长张德友这样说道。

据昆明市党风廉政网2019年8月21日消息,当日凌晨1点多,潜逃22年之久、涉案金额巨大的外逃人员张德友被成功抓捕归案。1996年至1997期间,张德友涉嫌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巨额资金给他人使用。1997年11月,张德友递交辞职报告,下落不明。1998年9月,张德友因涉嫌挪用公款罪被昆明市检察院立案侦查。2015年4月,“天网行动”启动后,张德友被列为中央追逃办追逃名单。

“银行精英”让民间借贷“傍”上国有银行

据该专题片介绍,张德友,男,1954年5月生,吉林榆树人,1974年2月应征入伍,1988年5月转业进入中国银行昆明分行工作,先后担任中国银行昆明分行电脑处处长、官渡支行行长、高新支行代理行长等职务。

1995年,从中国银行省分行电脑处处长一职调任官渡支行行长,担任“一把手”的张德友意气风发、踌躇满志。履新不久,各路老板就蜂拥而至,投其所好想与他搞好关系。张德友也片面地认为,要完成银行存贷任务,要有成绩,必须与这些老板广交朋友。

此时,在云南经营3家公司,涉足矿产、娱乐、建材等行业的老板王小平找人搭线,结识了张德友。张德友认为王小平有实力有资金,对自己大有帮助,王小平的各种邀约他来者不拒。双方各怀目的、一拍即合。

王小平:我请他吃喝玩乐、出入高档会所,感觉张德友很讲义气,为人处事也很大胆。

觥筹交错间,双方的“友情”迅速升温。王小平乘机提出:他经人介绍,要从外省某金融机构贷款1500万元,但为规避风险,借款方不同意直接把钱借给自己公司,要找一家当地的银行作为“桥梁”,希望张德友能提供帮助。

作为一名有丰富从业经验的银行支行长,张德友很清楚银行业的明文规定:支行因为不具备独立的法人资格,没有向其它金融机构拆借资金的权力,更不允许将拆借来的资金以“体外循环”的方式借给他人。然而,此时的张德友早已视王小平为“铁哥们”,银行的相关规定、金融的高风险预警都被忘之脑后,他欣然答应了王小平的要求。

在张德友的违规运作下,该省外金融机构的资金直接进入到了王小平公司的账户上。一段时间后,该公司在无抵押、质押或其他担保手续的情况下,与官渡支行补签了贷款协议。就这样,这笔借款的风险移花接木转嫁给了官渡支行。

事后,张德友获得了足够分量的“回报”,拿取了巨额的贿赂。尝到甜头的张德友利令智昏,继续如法炮制,不遗余力为王小平等老板充当筹措资金的“桥梁”,让民间借贷“傍”上了国有银行。在他担任官渡支行行长期间,官渡支行不良贷款的比率大幅增长。

外逃22年:栖身寺庙卖腌菜

1997年初,中国银行昆明分行在查账时,发现了官渡支行私自拆借资金的问题。在发现张德友涉嫌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巨额资金给他人使用后,昆明分行及时调整了他的岗位。

惶恐之下,张德友开始向老板们追讨资金。但此时双方的角色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这些老板们握有张德友受贿的把柄,压根不想把到手的利益吐出来,面对追讨资金的张德友态度或冷漠、或傲慢,和他“打太极”玩“失踪”,他这才意识到,这些所谓“铁哥们”的友谊背后全是陷阱和算计。

1997年11月,中国银行昆明分行收发室收到一封没有邮戳的信件,打开一看,原来是时任高新支行代理行长张德友的辞职报告。

收到辞职信后,昆明分行向市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举报了这一问题线索,但此时,张德友早已销声匿迹,人间“蒸发”。

原来,自知纸包不住火,穷途末路的张德友选择了出逃。他把父亲送到妹妹处,并与妻子协议离了婚。那份辞职报告是他提前写好后交给了一位朋友,让他过几天帮忙送到中国银行昆明分行的收发室。

自认为一切都安排妥当后,张德友带上3万元钱出逃了,这一逃就是22年。

辗转到达东南亚某国后,张德友办了当地的假身份证,由于语言不通、身份敏感,他不敢外出活动,只能选择栖身寺庙。

据张德友自述,寺庙的环境十分简陋,他只能靠在寺中种点菜卖腌菜和做些素食料理的收入勉强生存,常常吃了上顿没下顿,有时甚至要以教徒赠送的食物果腹,日子极为凄苦。

张德友:我是了逃到别的国家,所以很小心。整天都惶恐不安,不敢说话。

落网:希望办案人员给他502胶水黏粘牙套

2015年4月,中央追逃办启动“天网行动”,因涉案金额巨大,社会影响恶劣,张德友被列入中央追逃办追逃对象名单。

办案人员王微:(专班成立时)我们手里仅有他藏匿前的身份信息,近乎“零线索”,追逃如同大海捞针。

通过海量数据比对和综合研判,工作专班最终锁定了张德友的藏匿地点,顺藤摸瓜,获取其将使用虚假身份于2019年8月某时从某边境口岸潜入国内的消息。

2019年8月,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某边境口岸,张网以待的专案人员迅速控制了嫌疑人。经进一步身份验证,确认这位头发花白、面容消瘦的老人就是“消失”已久的张德友。8月21日凌晨1点多,飞往昆明长水国际机场的东航MU5976航班徐徐降落,张德友被带下舷梯。

张德友归案后,留置期间,因上了年纪,张德友的部分牙套脱落,他希望办案人员给他一些502胶水黏粘牙套,并说他在国外的时候就是这么处理的,办案人员闻所未闻,马上安排带他就医治疗。走下押解车时,张德友看到了周围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看到了医院先进的医疗设施设备,再次感受到了祖国的繁荣,越发对当初一逃了之的行为悔恨连连。

张德友:回来以后,很感恩,就像犯错离家出走的孩子,终于回家了,回到了父母身边。

目前,张德友案地调查正有条不紊推进中,工作专班已追回大量涉案资金,为国家挽回了经济损失。